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王志因非典拿奖拿到手软 《面对面》会做一辈子

编辑:admin 日期:2022-04-29 11:30 分类:工具 点击:
简介:去年,《面对面》栏目和主持人王志因为非典报道被观众所熟悉和认可。日前,刚刚荣获中国青年五四奖章的王志转换角色敞开心扉,讲述他和《面对面》的成长经历。 2003年4月,非典的阴影笼罩在神州大地,王志和《面对面》栏目摄制组赶赴广州深入医院进行拍摄,

  去年,《面对面》栏目和主持人王志因为非典报道被观众所熟悉和认可。日前,刚刚荣获“中国青年五四奖章”的王志转换角色敞开心扉,讲述他和《面对面》的成长经历。

  2003年4月,非典的阴影笼罩在神州大地,王志和《面对面》栏目摄制组赶赴广州深入医院进行拍摄,是中央电视台第一个进入非典病人重症监护区的摄制组。紧接着,由《面对面》栏目制作的对李立明、钟南山、张积慧、王歧山、姜素椿等一系列新闻人物的专访节目被安排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高密度播出,赢得了广大观众和专家的一致好评,刚刚开播3个月的《面对面》栏目和主持人王志成为“非常时期”观众心目中的“非常栏目”和“非常主持”。

  “我第一次知道做嘉宾有多难。进入到ICU病房,当时我真心地说确实没有感到危险。关键的时刻我是一个不害怕的人。”

  沈冰:事实上在整个非典期间,进入到这样一个病房进行采访的记者不只你一个人,为什么是你脱颖而出,吸引了大家的眼光?

  王志:我不是第一个进入ICU的职业记者,我去广州的时候,我进入重症病房的时候,广州当地媒体的很多记者,他们已经和医生很熟。但是我们头一次进去,就把它拍下来,而且通过中央电视台这一个平台,亿万人都可以看到。

  王志:因为我做的节目比较多一点,我们最有影响的7期节目是在10天之内播的。我觉得这个平台非常重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的的确确对我是一种机遇,对任何一个新闻记者来说,可能都是一种机遇。

  沈冰:你有没有想到别的,进入到ICU病房,进入到一个疫区,当时是非常严重的疫区,是有巨大的危险的?

  “如果说没有非典,《面对面》可能不会被那么多人知道,没有非典王志可能不会拿到那么多的奖,但是不能是感典,因为这个代价太沉重了。”

  沈冰: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真的因为那次非典的采访而使自己感染了非典,事情会怎么样?

  王志:我是采访回来之后,离开广州之后,当时回到我住的地方时,接到通知说在家里休息。

  王志:这种假设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觉得是,就像你吃饭一样,饭都能把人噎死。

  沈冰:你为什么不愿意承认,敢于承认我王志敢于在那样一个情况之下,进入到ICU病房,我是勇敢的,我是一个勇者。

  王志:我不想让大家误解,因为不想当一个英雄,我不想当一个勇者。我是想当一个正常人,我想当一个男人,当一个职业的记者而已。

  沈冰:张积慧在节目当中的眼泪感动了很多的观众,你的眼泪呢?是想达到什么目的呢?

  王志:没有哪本新闻教材说职业记者不可以流泪。没有一本书上说这会影响新闻的公正。

  王志:我说过,就是去年得金话筒奖的时候我说了几个字,我是托大家的福,沾非典的光,如果说没有非典,《面对面》可能不会被那么多人知道,没有非典王志可能不会拿到那么多的奖,但是不能是感典。我自己因为个人得不得这些奖是不重要的,因为这个代价太沉重了,多少人死了,这些生命是不应该消失的。

  “房子分了一小间,婚也没结成,恋爱黄了。这个时候时间又来了,他要我去做主持人,这个时候我心动了。”

  王志:很偶然的,因为当时我在湖南台拍新闻,原来学生会的时候搞活动,和外面接触比较多,领导认为我的交际能力还可以,当时中央台有一个记者(名叫时间)来采访,领导让我陪他去采访,以后一来一往就成朋友了。有一天他打电话告诉我说,要搞一个新节目,要我去。我说我不去,那个时候我正热恋,等分房。

  王志:房子分了一小间,也没什么意思,婚也没结成,恋爱黄了。这个时候时间又来了,他要我去做主持人,这个时候我心动了。

  王志:当时就说试,不是待遇的问题,那个时候哪有待遇,就是给个机会。我就跟着他们一块去天津,拍京韵大鼓演唱家骆玉笙先生。

  “质疑是什么呢?它是一种态度,但是它更是一种手段,它把这两个点联系起来,把这个过程充分地展示给你。我喜欢从常识出发。”

  沈冰:质疑,很多人都说,尤其是我们的同行都会说,这是记者应该有的素质,但是现在大家一提到王志就觉得是质疑典范。

  沈冰:大家通过你的节目,都有一个猜测,王志在生活当中是一个很多疑的人,是吗?

  王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人家说主持人话多,我生活中话很少,我有时候是强迫自己说话,因为你要不停地说,但是你可以看到在节目中间,我提的问题是很短的,我的话是很少的。

  王志:质疑是什么呢?它是一种态度,但是它更是一种手段,它把这两个点联系起来,把这个过程充分地展示给你。我喜欢从常识出发。

  王志:比方说观众看到我们这期节目,我们这些常识就是说沈冰你来采访我,你是自愿的吗?还是领导的安排,这就是常识。

  沈冰:那你还没有没有印象,这样质疑的风格是在哪一期节目当中特别明确地树立出来的?有这样一个标志吗?

  王志:这个标志可能没有,这个要观众去认可,可能就是刘姝威这期节目影响是最大的。

  “我要不来《东方之子》,我到哪儿去见李嘉诚、,还可以跟他们对话,当时我就想,就是不拿钱倒贴,每个人身上学一句话,三五年下来还不成人精了,我觉得这对我是一个财富。”

  沈冰:十年中走了3个栏目,《东方之子》《新闻调查》、《面对面》,《东方之子》带给你了什么,留给了你什么?

  王志:《东方之子》应该说就是我从幕后走到台前,而且给了我一个很好的一个环境,当时《东方之子》的那种拍摄的方式对我没有任何压力,从心理上来说,它解除了我们心里的压力,第二个,因为我们接触的叫“浓缩人生精华”,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人物,我要不来《东方之子》,我到哪儿去见李嘉诚、,还可以跟他们对话,当时我就想,就是不拿钱倒贴,每个人身上学一句话,三五年下来还不成人精了,我觉得这对我是一个财富。

  王志:我觉得做人要厚道,要诚实。李嘉诚跟我说过一句话,我印象很深,我说李先生觉得自己成功的秘诀是什么?他说没有大道理可讲,非常简单,什么很简单呢?做买卖讲信用,就是“信用”这字,一般人来说能做到讲信用就很不错了,我们挣十块钱,按照协议你五块,我五块,我李嘉诚的做法一定是你拿六块,我拿四块,我让你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好的合作对象。所以说,他说三十年前,是他找生意,三十年之后是生意找他,不成功才怪呢。

  王志:《东方之子》是一个日播节目,是一个很风光的节目,《新闻调查》是一个周播节目,还不是我每周都出来,我们有4个记者,一个月出来一次,这一次你出来你自己不小心,也就甭干了,要耐得住寂寞。

  王志:你看我耐得住吗?我在《新闻调查》干了7年,所有的主持人都换过了,我没有换。

  王志:我只会干这个,我没有更多的新的机会,而且干到后来观众也认可了,这张脸像《新闻调查》的脸,像一张记者的脸。

  “人家说可能就是非典让我火了,说句良心话我从来没有希冀这个,只是这个机遇来了,它砸到我的头上。我眼里没有对手,我眼里都是同行。”

  王志:火是什么概念呢?火有什么用呢?你说火是什么标准,就像你沈冰走出去,现在有十个人,九个人回头就火了吗?

  沈冰:但是你早就说过,你当时做记者,就是因为这个职业能够让你让大家看得见,看得见当然是越多人看越好。

  王志:是另外一种概念。你报道出去,你做批评报道,这个问题得到解决。你报一个好人好事,这个问题让更多人知道,我说的是这种影响力,不是个人的知名度。我不习惯于被人家指指点点,我不自在。我如果沉不下来,节目就完了,快乐和成就感的源泉根基动摇了。

  沈冰:但毕竟你不是处在一个真空的状态,每天你是处在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媒体的行业中,看着你的同行比你的知名度大一些,你却要保持一个很好和平和的心态,你怎么找自己的平衡?

  王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都有自己的特点,天下的好处能让一个人给占了吗?天下的活能让一个人给干完了吗?你吃肉我喝点汤行不行,还有人没汤喝呢,我在电视台干了十年,人家说可能就是非典让我火了,说句良心话我从来没有希冀这个,只是这个机遇来了,它砸到我的头上。

  王志:看跟谁比,我跟我自己比,我觉得我比过去出色很多,但如果说跟别人比我永远不会,甚至不会站到最字这个行列。

  王志:我眼里没有对手,我眼里都是同行,对手意味着就像拳击台上,你得把对方打倒,但是我们可以大家一起站在个台子上。

  沈冰:《面对面》在经历过非典之后,好像没有在非典的时候那么火了,你担心吗?

  王志:我肯定担心。但是辩证地看就是这样,有高就有低,有低它一定后面还可能有高,我不能希望每天都发生非典吧,非典毕竟是一个非常的状态,但是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我们更成熟了。我相信有我背后这个团队,有电视台这棵大树,有越来越开放这种舆论的环境。